5月18日公布第26届金曲奖入围名单后,观察近日网路风向发现,大部份都认为名单偏向保守、少了惊喜感,遗珠也挺不少,整理网友热议话题大致如下:

    蔡依林、周杰伦(双J)没有入围最佳男女演唱。 孙燕姿《克卜勒》表现优异却只入围一项。 张惠妹《偏执面》没有入围最佳专辑。 李荣浩没入围最佳专辑与最佳男演唱。 艾怡良没入围最佳女演唱。

以下除分析入围名单外,也来看看有哪些遗珠之憾,上述热议话题在文章中也会提供大叔观点。

自我品味 vs. 大众掌声

最佳国语男歌手奖:

这届男歌手我彷彿看到了品味与掌声的拉锯战,这五位的共通点是:已经成功在歌坛佔有一席之地,进而追求自我实现的层次,当然「品味」这件事情向来没有一定标準。

张学友在《醒着做梦》专辑里想呈现的是更绝美悠扬的情感,他也真的达到了,而陈奕迅自从2007年专辑《认了吧》达到商业与口碑巅峰后,便开始尝试与各路好手合作更宽广的音乐,当然《米。闪》专辑中两位製作人火星电台与林俊杰表现皆可圈可点。

方大同亦然,翻唱专辑《可啦思刻》后,似乎极欲摆脱商业包袱,设法在专辑中加入更多老摇滚与黑人灵魂放克元素,《危险世界》已达到可奔放亦可收敛、悠游自在的境界。

韦礼安在《有所畏》中,多首单曲例如《狼》我们彷彿听见更多人文风采,一瞬间有种张雨生再现之感。杨培安则不再只甘于爽快飙高音,《沈睡的野兽》抹去匠气,听见更内敛的情感,也不失为更高品味的展现。

追求更高层次的自我实现,不管用哪种方式,精神上都值得肯定,谁得奖难以预料。若要我评,「最应该得奖的男歌手」我会选方大同,《危险世界》除了擅长的复古曲风外,加入电子编曲,不落俗套悠游于各类乐风,层次更胜以往,让人拍案叫绝。

另外,周杰伦与李荣浩虽是网友们认为的遗珠,大叔却觉得没入围是可预见的,怎幺说呢?周杰伦这张几乎找不出一个亮点可支撑整张专辑,甚至专辑中传唱度最高的《听见下雨的声音》还是回收曲,也破了自己原创专辑的例。李荣浩则是唱腔越来越像陈奕迅外,过度的商业K歌导向虽让他取得巨大的支持,但似乎找不到当初《模特》、《李白》这种特色十足、一气呵成之作,实在可惜。

传统歌艺 vs. 创新价值观

最佳国语女歌手奖:

每年奖项总在「变」与「不变」中拉锯,有人觉得该颁给歌艺强、富情感的传统女歌手,有人则追求创新价值观与多变性,变与不变间如何拿捏,是门大学问。

徐佳莹《寻人启事》是首优美动人的小品,传统审美观下是个极度突出的作品,但专辑中也有像《高空弹跳》这样英式Trip-hop曲风的尝试,但一比起徐全盛时期的作品,整体质量并未因此向上提升。

魏如萱的前张专辑《不允许哭泣的场合》将冲突人格发挥至极致(天真小女孩 vs. 神经质女高音),《混蛋们》专辑概念上延续旧作,设法用更文艺的形象包装,专辑工整度与悦耳度虽提升了,却隐隐地失去些可贵的真实感,像《暗室之后》这类哀伤绝美小品,反而在其中特别突出。

阿妹的《偏执面》专辑大胆尝试各类曲风,广度大幅提升,不再是大家期待的《妹式情歌》。《偏执面》与《这样你还爱我吗》这类强调黑暗面的情歌,让层次更佳丰富,大胆尝试虽是好事,但在几首电音的诠释上,阿妹声音若能更收放自如会更加完美。

大叔一直觉得莫文蔚是极度了解自身优缺点的歌手,尤其选歌上更是费尽心思,《不散,不见》是全情歌专辑,在完全没有宣传的情况下,乐评依旧亮眼,整张专辑色调统一、古典钢琴伴奏配上正向成熟的感情观,彻底展现高气度的歌后风采。

A-Lin今年搭上《我是歌手》声势扶摇直上,会唱能唱毋庸置疑,但过份匠气缺乏情感,始终让她与金曲无缘,《罪恶感》试图改掉过度铺张的诠释,却也失去个人特色,缩放间的拿捏确实是A-Lin得奖之路的一大课题。

这份名单是安全牌,不管你喜爱创作派或实力派,都会有基本的70分。而说到得奖,大叔认为「时候到了」不是给奖之因,而是给真正端出「突破性」作品的歌手。在这样的思维下,大叔认为张惠妹最该得奖,因《偏执面》中的野心更胜以往,天后之姿却愿意放下身段与新音乐人合作,激荡不凡火花,精神相当可佩。

另外蔡依林没有入围女演唱是这次名单中一大遗珠,《PLAY我呸》专辑中也端出许多佳作,但相较于唱腔,製作似乎更上一层楼,也可能是被忽略的一大原因,当然蔡依林恰如其分的歌声展现出其柔软度,是公认的最大遗憾。

另外艾怡良也是许多网友看好入围女演唱的不二人选,但《大人情歌》为了迎合市场需求,收入太多小情小爱的情歌,却不见得适合艾怡良,也较难展现声音特色,《上流玩法》这类尽情挥洒的作品也因此被压缩到最少,或许放手一搏、火力全开是最适合展现其独特魅力最佳模式。

哪首歌最足以代表2014年?

最佳年度歌曲奖:

身边的好友们一致认为《岛屿天光》得奖机率最高,确实这首歌足以代表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,但以音乐性来说还有更佳的选择。

《寻人启事》虽是悠扬小品,却无比感人肺腑,适合套用在各种情感上,流传性与普遍性绝对是最佳。《用余生去爱》酝酿八年,歌神唱功不用怀疑已经无人可取代,但整体气场氛围似乎与时代脱节。《偏执面》这样的作品能入围我很开心,证明了情歌还是有无限的可能,但录音的精细度要再提升会更完美。

这一票大叔会投给《呸》,不只是李格弟(前卫诗人夏宇)的歌词力道强劲,用网路世代「关键字」为概念收纳近年来台湾社会的种种乱象,让人目不转睛之外,作曲和编曲超前其他歌手好几步,引进偶美潮流Trap/Twerk曲风,一场超有态度、华丽又性感的革命就此展开,《呸》绝对有资格夺得最佳单曲。

专辑像电影,每个环节都是重点

最佳国语专辑奖

最佳专辑可谓年度大奖,正代表这张专辑整体最佳,也是公认最难评的奖项。

《寻人启事》整体感不俗,以《寻》为概念出发,带出刚迈向而立之年的徐佳莹,正面临的人生种种课题,自问自答的方式像日记般真实纪录此刻心情。

《米。闪》强调的是与不同音乐人激荡出的火花,前段火星电台与后段的林俊杰皆交出流畅好听的作品,整体顺耳可惜却缺乏爆点。

《哎呦,不错哦》入围让很多人傻眼,毕竟周杰伦这次交出的作品不若诸多前座精彩,以他的标準只能拿低空飞过的60分。

《呸》是大家看好得奖的大热门,在宣传包装上的确成功地把每一波的概念完整呈现,但若看整体性大叔还是喜欢前作《MUSE》。《呸》虽然满满亮点,彼此间的关联性却相显薄弱,但这仍是蔡依林目前为止最棒的专辑。

这一票大叔投给《不散,不见》,虽然没什幺宣传,甚至很多人不知道莫文蔚发专辑,但无损其完整度与可听性。整张专辑呈现成熟正向的感情观,可以用「所有的离别,都是为了再见」完美收纳,选歌极为整齐,歌曲调性、编曲甚至精神态度皆一致,让人联想到早期与李宗盛合作的经典《12楼》,难人可贵的佳作。

新人,是未来华语歌坛的风向球

最佳新人奖:

或许华语乐坛百家争鸣的黄金年代已过,越来越少的新人能够在如此不景气的市场出头,但新人奖依旧受瞩目,除了一生报名一次外,更是代表歌坛新血,有了去年得主李荣浩的例子,无法轻忽奖项的连带效应。

今年对我来说,有两位最佳新人难分轩轾,第一位是孙盛希,透明感十足的嗓音初生之犊不畏虎,首张专辑交出超过半数的词曲创作,〈跟你住〉、〈恆温〉中独特韵脚让人想起孙燕姿与徐佳莹,〈疯起来〉、〈GRIL〉掌握节奏上也有不俗的表现,绝对是最该得奖的新人。

另一位则是王彙筑,或许知名度远不如其他人,却有着辨识度十足的独特嗓音。黄韵玲旗下的歌手音乐性无庸置疑,快歌慢歌创作都突出,拥有浓厚文艺气息外也现代感十足,乐坛上似乎找不到一个类似的歌手,坚持下去路一定可以走很远。

製作人,像是电影导演般重要

最佳专辑製作人奖

这个奖项我看好陈建骐,早期剧场配乐出生,转作流行音乐后用极简的伴奏和弦乐带出最壮大的氛围,《混蛋们》专辑中不管摇滚、迷幻、情歌小品都有恰入其份的编排与呈现,在流行与文艺间精彩取捨,精緻却不落俗套。

另外荒井壮一郎在《不散,不见》中整体表现不俗,却在主打歌〈看看〉中有失精準安排后段澎湃的吉他,过份洒狗血破坏了整体氛围,实在可惜。

最佳单曲製作人奖

单曲製作要有更精细的表现才能胜出,这一票我投给小安。〈上流玩法〉曲式非常独特,製作绝对是超高难度,小安把整体的气势、层次都处理得很好,艾怡良的声音彻底发挥至最大值,强劲却不抢戏的安排绝对是最佳製作。

孙燕姿自己担任製作大任的《克卜勒》虽只入围一项,但其「取捨间的勇气」值得好好鼓励。主打歌大胆选用HUSH的作品,除了让歌坛多了一位词曲能手外,这首歌前段处理宁静宛如夜星、后段澎湃宛如宇宙大爆炸,层次分明,也让孙氏情歌更进化,但比起〈上流玩法〉,似乎少了一气呵成的畅快感。

若说歌声是灵魂,那词曲就是骨肉

最佳作曲人奖

大叔向来喜欢破格的词曲作品,若是太过平铺直述理所当然,则像众多流行歌曲一样过耳即忘,因此要成为经典势必要有与众不同的格式与气息,基于这个理念,这一票我投给常石磊《不散,不见》。

两年前石磊与林忆莲合作的《盖亚》让人印象深刻,尤其是《柿子》之中宛如Tori Amos般古典优美、却又深刻描写灵魂深处,更是不可思议的杰作。去年与莫文蔚合作的《不散,不见》虽回归平淡依旧绝美,指尖轻触琴键的质感无人可取代,寂静的力量更胜华美编曲,这层级若不是天才再加上努力绝非侥倖可得。

最佳作词人奖

词的好坏除了须深刻描写内心感受外,更重要的是要寓意深远、发人省思。林夕、黄伟文、李焯雄都是香港写词高手,精彩作品不胜枚举,但这个奖我想投给唯一台湾代表HUSH。

《寻人启事》中的词作撑起了整首歌的情感重量,难得的是可以同时套用在各种情感关係,可能是爱情也可以是亲情,一气呵成的作品就像神来一笔般流畅,词彙简单好记,但背后蕴含浓重的情感,这首歌透过你我身边的故事有了无比的生命力。

编曲是神奇化妆师,美丑都靠它

最佳编曲人奖

由于大叔曾在录音室工作,本身又是夜店DJ,耳朵异常灵敏,也因此常把注意力放在编曲上,比起歌声表现,编曲常常是一首歌成败的重要关键,若编曲格式八股,再新颖的词曲、再高端的唱腔都会显得尴尬无比。

基于鼓励创新突破,这个奖一定要颁给《呸》。倪子冈对于舞曲的掌握向来独到,惊豔之作绝对是继萧亚轩《表白》后,再次用绚丽无比的电子编曲像雷电震撼歌坛。

另外陈星翰虽是舞曲製作新人,但帮阿妹製作的《Booty Call》副歌Beat Drop让人印象深刻,把国外的EDM(Electronic Dance Music,电子舞曲)文化导入流行歌曲里精神可佩。而《呸》大胆採用欧美引爆多年的Trap/Twek舞曲元素,它的出现让无聊乏味的舞曲变得趣味横生,舞曲不只追求瞎嗨,有质感的舞曲也能成为经典。


核搞编辑:杨士範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