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风到,大执位

今年奥斯卡颁奖典礼曲终人散,即使你不同意结果也好,它已成事实,无法改变。同时,我们能从一点点的观察中,看到大潮流的转变。

荷里活从来就有意识形态之争。昔日西部片垄断市场,将欧美白人的殖民侵略,重新包装成牛仔移民「开荒」传奇。至今,荷里活虽然仍由白人主导,但众人心态上却已完全左倾。看看分别在最佳原创剧本及最佳电影二奖爆大冷的《访.吓》与《忘形水》,两部电影同样宣扬跨族类大爱,并有丑化白人精英形象之嫌;而同志片《你的名字呼唤我》则赢得最佳改编剧本。相反地,着重传统电影语言的《邓寇克大行动》,以及完全符合「冲奖」格局的《广告牌杀人事件》,都在最佳导演或最佳电影两项大奖上铩羽而归;至于《战云密报》,更是全程陪跑,实在教人震惊。

左倾之风一再演化,由为黑人平权的《写出友共鸣》、《公义终站》和《被夺走的12年》到探讨同志议题的《续命枭雄》,似乎以此点缀白人世界盛会都略嫌不够,变成多种族平起平坐、多元性取向才是真王道。可以肯定,有色人种(或多元种族)与同志元素,将在各大颁奖礼佔更多更重要席位,以「冲奖」为首要任务的独立片,亦不免被牵着鼻走。而这股风潮,又会否逐级吹向欧洲大陆,以及各大影展?时间会证明一切。

另外,值得一提今届影后Francis MacDormand 在得奖演说中提及inclusion rider。她所指的,简单来说是製作一方与主线演员签定合约的追加条款:製作方必须让多元种族及性别的演员参与电影製作 - 这将会是继#MeToo 后的热议!长久以来,一直以来,荷里活世界幕前幕后皆由男性主导,女性或少数种裔参与机会相对较低,故有「男女不平等」之说。若inclusion rider条款成为主流,女性、少数种裔及性小众将在电影中佔更多位置。

当然,这是个极具争议性问题。两性在电影世界中能否绝对平等呢?个人愚见是,其实并不可以。每部电影的主题不同,所针对的观众族群亦不同,《神奇女侠》断不可能由男人来演,要女人扮太监想必也说不通吧? Inclusion rider 的本意或是出于善心,但若想追求两性绝对的平等,在这层面而言,似乎不太可能。不过,inclusion rider 可让女性、少数种裔及性小众有更多机会参与台前幕后,对荷里活电影世界来说绝对是好事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